老病帶來的煩惱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7-12

最近收到一位居住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凰鳳城的朋友發來的電郵,訴說丈夫患了上早期的失智症,需人照顧,但她因工作關係而未能抽出時間來,便把丈夫送到護理院去,交託他人代勞。據說這些專業服務非常昂貴,每月最少需要三千美元,這對於一個普通家庭確是一項沉重的負擔。

另外一位居住在三藩市的朋友也因丈夫最近患上了輕微中風,行動不便,需人照顧。這個朋友雖然已經退休,但由於自己年紀也不小了,沒法應付這份苦差。護理院便成為她的選擇,但想到每月都必須支付三至四千美元的費用時便立即遲疑起來,沒法決定下來。

有人提議她將丈夫送回中國大陸居住,這是長期解決方案之一。在大陸一些小市鎮,生活水平仍然比較低,每月只需三或四千元人民幣便可僱用一個全職的家務助理,由她或他去照顧那個沒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家,這樣可減輕家人的精神壓力及勞力負擔,也能省下不少金錢。其實大陸的居住環境比以前改善了很多,和北美洲的生活條件愈來愈接近,所以吸引了一些人回流。

一個居住在夏威夷的朋友這樣安慰那位「憂心忡忡」的妻子說:「當你的銀行戶口只剩下二千美元時,你便可向政府申請援助,天無絕人之路!」話雖是這樣說,但當你目睹你那有限的資產每天都在蒸發掉時便會感到憂慮。

記得一個居住在洛杉磯的同學曾經對我說:在美國很多人雖然入息不錯,但一直都不想置業,因為有病求醫時醫生和醫院都會按照你的身價取費。如果付不出的話,他們會將你的資產變賣來償還欠款。家無長物便可逃此一劫。這個朋友一直保留「租房一族」的身分,理由原來在此。

在加拿大看醫生或入醫院求診便沒有這些顧慮,因為醫療服務幾乎是全免的,除非有額外之要求。雖然有這些保障,未雨綢繆,積穀防饑,仍是解決老病困難不可或缺的準備。

有人說養兒防老也是人生的一種保障。這個想法似乎不切實際,因為子女們或已自顧不暇,又怎有餘力照顧父母呢?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