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曹營心在漢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7-02

「身在曹營心在漢」可以用來取笑那些移民到了西方國家之後仍念念不忘故鄉的人。他們未能融入新的社會和適應新的生活,對移居地培養不出歸屬感來。

這其實牽涉到個人選擇及可付諸行動的問題。以前的移民很多是來自農村的貧苦家庭,缺乏一技之長,猶如被人「賣豬仔」一般的引誘到西方的國家去,以勞力換取生活,逆來順受,回頭路肯定是被折斷了,縱使思鄉情切也只能忍受下去,很多便這樣老死他鄉,與悔恨一同進入黃泉。他們之中也有較幸運的一些,從逆境中脫穎而出,漸露頭角,及至飛黃騰達,衣錦還鄉。有些更把累積的財富轉移到故鄉去,興辦教育,起「碉樓」,築「牌坊」,以此光宗耀祖並惠及親人。這些都屬於極少數,除了他們之外,便是那些「既來之則安之」及所謂「安貧樂道」的大多數。

今天的移民很多都具有優厚的條件,想來而來,要走便走,什麼人也留不住他們,又怎會「既來之則安之」這麼委屈的呢?據說單從加拿大回流香港的移民便有二十五萬人那麼多,他們對加拿大吸引力的評估與很多人截然不同,並非「缺乏歸屬感」一句話可概括。世界早已演變成一個「地球村」,加拿大和美國只是村中的兩條大街,可自由遷出遷入,悉聽尊便,誰也阻擋不了你呀!

北美洲是十九和二十世紀的「金山」,遍地黃金,世人的視線都集中到那裡去。很多人不甘寂寞,蠢蠢欲動,都要前往尋找機會,分一杯羹;中國在同一時間戰亂頻繁,民不聊生,能離開家鄉的人便設法離開,北美洲成為他們目的地之一。時移世易,美國和加拿大雖然盛極一時,但已呈現疲態,甚至開始走下坡,待之而起便是沉睡已久的中國及近年在亞洲崛起的「經濟四小龍」。不要低估這個形勢的轉變,那是形成人口轉移的新動力。今天在西方的中國留學生,畢業之後都不願意留下來,祖國和亞洲充滿機會令誰也不想錯過,於是「海歸」成風。

以前人們視安居樂業為人生追求的最高目標。今天這種思維已大不如前,人們除了物質享受得到滿足之外,還追求其他更崇高的理想。

有志投身政壇的人最好估計一下人脈關係的重要性。在可預見的未來加拿大的主流政黨仍不會出現一個華裔的黨魁,遑論其他。除非你願意屈居次席,或滿足於可有可無的小角色,你將會因形勢不利於己而變得意氣消沉,甚至感覺浪費青春。

有志從商的人雖然比從政者遭遇的障礙會少一些,但此間的人際關係也很微妙。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到處一樣,雖未至牽涉到貪污賄賂那麼嚴重。加拿大的十大首富,華人至今一個都不入圍。

在職場上很多華人也感到屈屈不得志,無形的「玻璃天花板」將你升遷的機會壓低,而且上訴無門。求職者有白色優先考慮的潛在性,卻不會宣泄於口,只有親身體驗才感受到。

有人或會認為我所說的流於主觀,未能反映實況。「身在曹營心在漢」其實並不是什麼不體面的事,也不會損害你的人格。登高望遠可拓展你的視野,有助你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