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輪上的眾生相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6-03-10

我搭乘遊輪出外旅遊的經驗很少。這次由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ries)出發,在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地奧(Montevideo)作短暫停留之後繼續向南大西洋航行,繞過拉丁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Cape Horn),進入太平洋水域再向北走,以智利的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作為終點,只是生平第一回的長途海上旅行,所以對各種新鮮事物都感興趣。

登上甲板後,服務人員指示我們的客房是位於十四樓接近船頭的部分,要搭乘升降機上去。原來這是客房最高的一層,再上便是一些康樂設施及遙望台。客房有舒適的空間,設備齊全,還有個小露台可方便觀賞海景及日出日落,十四天的旅程能在這種條件下度過也算愜意了。

這艘遊輪叫做「天星公主」號(m/v Star Princess),在百慕達註冊,由美國人經營,1999年在義大利船廠建造,排水量是108,977公噸(International Gross registered tons),全長289.6米,闊36.05米......龐然大物,猶如一座漂浮在水上的宮殿。

根據船上的資料:乘客共有二千七百多人,來自三十八個國家,美國人有一千多,比率最高;加拿大人四百餘,居次位;香港人有八十之眾,為數也不少。難以置信的是中國大陸這趟只來了兩個人。美加乘客當中包括不少華裔,在甲板上隨時可遇到說廣東話及普通話的同胞。

在船上一共有一千二百多個職工,來自四十五個不同的國家,菲律賓人和東歐人最多。船長是義大利籍,其他要員都是他同鄉的居多,節目司儀是一個精通多種語言的阿根廷人,善於營造氣氛,但多了一點不必要的霸氣,變得輕佻。數千乘客和職工齊集一起,使人感到猶如置身於一個小型的聯合國。

今天早餐時趁著餐廳仍未十分繁忙,我問一個菲律賓侍應生船上職工他們族裔的人到底佔了多少?他說佔了一半,比我估計高出很多。此君在這船公司工作了十六年,感覺背井離鄉的生涯不好過,開始有點厭倦,但為了生計仍得繼續幹下去。

由於美國乘客最多,在甲板上,餐廳裡,咖啡座,酒吧,圖書館,健身房,泳池旁……都能見到他們的蹤影。他們很健談,一見如故。某天我和一個來自聖路易的美國佬同桌吃早餐,邊吃邊聊,無所不談。當我問及美國總統大選時,他表示傳媒鋪天蓋地的廣播使他感覺厭倦,失去興趣,並批評美國總統選舉制度過分複雜,拖得太長,使選民失去耐性。總統上任後不久又要為一下屆選舉作準備,四年一次,周而復始,勞民傷財。我想,其實加拿大的選舉制度也出現很多毛病,「少數政府」會隨時會因不信任投票而倒台,政權更換頻頻發生,不足為奇。我也聯想起香港政壇的風風雨雨,政府施政處處受到反對派的阻延,失去主動性。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作為民主先鋒的美國也不能例外!

乘客中也有些韓國人,他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看來有點土頭土腦,好像七十年代的日本遊客,自成一國,這是出門經驗不足的特徵。聞說中國大陸客在外國不時大出洋相,未能入鄉隨俗。其實美國遊客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藉著人多勢眾,高談闊論,得意忘形,目中無人。歐洲人比較有修養,從不會提高嗓門,很講究禮儀。

某天我在餐廳遇到一對由英國來的華裔夫婦,他們自稱為台灣人,離開家鄉四十多年。我們同是炎黃子孫的後代在異地相逢,倍感親切。話匣子打開後,東拉西扯。但當話題轉到台灣的政局及候任總統蔡英文時,他們的態度突然變得認真起來,異口同聲表示台灣人終於可以當家作主,擺脫中國大陸政權的操縱,但完全忽略現實的形勢。既然如此,我也不便提出任何意見。真想不到「台獨」之風竟然吹到英國去,無遠弗屆!

說廣東話的乘客當中有很多是來自香港的,但有些已移居美國及加拿大。當大家在船上相遇時都會停下來打個招呼,自我介紹。我最關心的是香港的近況,便向他們查詢,大部分都表示對現況感到憂慮,但無可奈何,只有靜觀其變。這是年紀較大的人的想法,和年輕一代的思維分別很大。

在異國他鄉不時會遇上來自中國,香港及台灣的同胞,孤單的感覺好像少了一點。愈來愈多中國人爭取出國旅也是一個可喜的現象。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對這個說法絕對認同,並身體力行。如果香港的年輕人能夠多點與外界接觸,將眼光放遠一點,他們對香港的不滿可能會減少一些。

這次在遊輪上見到的旅客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有些還坐著輪椅而來的。船上的設施,餐飲及娛樂節目都是按照老年人的需求及口味提供。早餐和午餐的時間都定得很寬鬆,並有自助式或全服務式讓旅客選擇;晚餐時間是固定的,分六時及八時半兩輪,飯後有大型歌舞或雜技表演,也有輕音樂娛賓,精彩豐富。

在各項節目中,我最喜愛的是地理講座,由一個西班牙籍的旅行家主持,介紹各景點的特色,圖文並茂,內容豐富。講者幽默風趣,笑聲四起。其次是每晚定時演出的娛樂節目,由不同藝人表演歌唱,舞蹈,樂器或雜技。座無虛席,可知如何吸引觀眾。

搭乘遊輪觀光猶如走馬看花,意猶未盡便離開。所以在起點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我們逗留了五天,到了終點聖地牙哥之後也將停留九天,以彌補行程不足之處。

原圖:princess.com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