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舞之都:布宜諾斯艾利斯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6-02-28

多年前曾到過南非和澳洲公幹,算是踏足過南半球,但始終無緣與南美洲任何國家接觸過,每當想到這一點時便躍躍欲試。

剛好不久前女兒邀請我們與她及夫婿結伴同遊南美洲,我便一口答應了。我們的計劃是先到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然後前往伊瓜蘇瀑布(Iguaza Falls),折返原地,繼續搭乘遊輪由大西洋繞過南美洲最南端的Cape Horn, 進入太平洋水域,以智利首都聖地牙哥作為十四天海上遨遊的終點。也打算在智利多留九天,解除舟車勞頓,趁機領略一下異國生活的風味。

計劃定好後,我們就在二月二十一日午夜由多倫多起飛,到第二天當地時間的中午抵達智利的聖地牙哥,再轉飛布宜諾斯艾利斯。全程一共花了十五個小時,除略感疲倦之外,沒有遭受時差顛倒的困擾,到酒店後稍作休息,精神便回復過來。

市中心距離機場不算遠,只需三十五分鐘的車程便可抵達。起程前已查詢各類計程車服務的價格,按圖索驥,非常順利。先繳車資三十五美元,還付了一些小費給司機,表示對他的服務感到滿意。

酒店位於市中心最廣闊的大道(Av。 9 De Julio),交通很方便,步行可到地鐵和巴士站,劇院及各著名旅遊點;附近還有各種不同類別的商店,餐廳,樂器店,書店,成行成市。加幣在此不通行,美元卻十分吃香。拿著美金可到外幣兌換店兌換阿根廷比索,不過手續繁複。酒店職員介紹我到附近一家他們熟識的餐廳兌換,不但方便而且取價公道。阿根廷曾經歷過數次金融危機,對貨幣管制甚嚴,出門前我曾經嘗試用加元兌換少量比索,但銀行都說無能為力。

舟車勞頓之後特別會睡得好一些,第二天醒來便想到處走走,看看這個城市的樣貌。酒店職員說步行可到附近的Puerto Madero 區瀏覽,欣賞那線條極之優美的步行橋,它的一邊是由舊貨倉改建的住宅及商店,另一邊是美侖美奐的新建築,屬於時尚的富豪區。這處白天很清靜,入夜之後才會熱鬧起來,是喜歡夜生活的人們的集中地。

南半球的夏天比我想像中要熱得多。我們慢慢地走,仍是汗流浹背,於是放棄步行改乘巴士,上了車之後才知道司機不負責售票,乘客必須出示儲值乘車証才可乘車。司機向我們示意坐下,雖然感到難為情,但仍厚著面皮一直坐到終點才下車。

由於天氣太熱我們不想再到處走,避免中暑,便走到一家咖啡店去暫避一下。殊不知語言不通,詞不達意。幸好店內有個本地客自告奮勇為我們解圍,之後他便告辭。喝完咖啡我們也準備結賬離開,店主卻表示賬單已由那個熱心人先付了。我們堅持不能白吃,要求老闆將錢交還那個善心人,可是說來說去都沒用,只有領情道謝!這種奇遇將令我終生難忘!

我們每逢到達一個新國家都喜歡參觀當地的博物館,欣賞當地的歷史及藝術文化。昨天選中了國立藝術博物院(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坐計程車往那裡去,剛好遇上群眾在街頭示威遊行,高舉標語,鑼鼓喧天,卻秩序井然。司機駕車避開人群在路上左穿右插,神乎其技,很快便送我們到達目的地,按錶收取車資,十分公道!

一般來說博物館都會收取入場費的,這裡卻是免費的。展館的收藏品很豐富,大部分是歐洲藝術家的傑作,百看不厭,但我卻願意花較多的時間去欣賞本土的創作,領䀩它們獨特之風格,和加拿大七大名家的畫作相比起來,各有千秋。

出外旅遊,我對不同民族的飲食文化特別感興趣,阿根廷的牛排確實名不虛傳,肉質幼嫩,肉味可口;這裡的火烤乳豬也令人垂涎三尺,用冰涼的啤酒或香醇的紅酒佐餐,神仙也會情不自禁!我連續兩次三番去品嘗這種烹調,仍感意猶未盡!

名聞遐邇的阿根廷探戈舞吸引了不少遊客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更有一些醉心於這門藝術的男女不惜工本到此尋訪名師指導,苦心鑽研,直到學成為止。我雖然缺少了這份天賦,卻極度喜歡探戈舞的獨特風格和那些醉人的配樂。據聞探戈舞發展的早期只有男人跳,屬於下層的社交活動,逐漸流行之後才有異性參與,並受到廣泛歡迎。發展到今天探戈舞已登上了正統藝術的殿堂,成為阿根廷人引以為榮的文化傳統,風靡一時。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每天都有探戈舞表演,精彩絕倫。我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先睹為快。除公開演出之外,市內有不少設備完善的舞場,並由樂隊伴奏,吸引了眾多愛好探戈舞的男女前來,大顯身手。

來了這個城市只不過短短幾天,它給予我的印象是非常毆陸化:九成以上的本地人是白種人,他們說的是西班牙話,生活習慣和歐洲人大同小異;古老的建築物如教堂,政府辦公大樓,劇院,大學校舍,墳場,乍看起來與歐洲的型式十分相似。怪不得以前聽過人們說:「南美洲的國家是歐洲國家的翻版。」不由你不信。如果作進一步追問的話,你會奇怪南美洲的原往民到底被人驅趕到哪裡去了,怎麼不見他們的蹤影呢?

原圖:網絡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