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終於走完了他最後的旅程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6-02-02

今天打開電腦查看電郵,收到一封由紐西蘭的姪兒寄來的短訊,告訴我他父親於一月三十一日下午二時二十分與世長辭。

三哥除了聽覺失靈,行動不良,體重比正常低很多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病。幾年前在老伴去世之後他由澳洲雪梨搬到紐西蘭的首都奧克蘭市定居,並在設備完善的長者中心購入一個單元,作為安度晚年的居所。這本來是個妥善的安排,可惜他的聽覺愈來愈差,又不願意接受換個性能較高的助聽器,也不願意學習使用電腦作為溝通的工具,因此與外界接觸愈來愈少,性格變得孤僻固執,生活於自設的籠牢中。與此同時,身體受到長期節食的影響,體重不斷下降,弱不禁風。他早年患過腦膜炎,也受過炸彈的襲擊(西貢美國大使館遭受越共炸彈襲擊,他的辦公室在鄰近而被殃及池魚),之後便經常感覺頭痛難忍,懷疑是腦癌的病癥,但沒有得到証實。雖然如此,他拒絕西醫再進一步測試,徹底找出病源以便對症下藥。他開始研究中醫治癌的方法,堅信不移接受食療,以素食為主,魚類為副,停止進食其他肉類。當頭部的疼痛逐漸退減之後,他對食療的效力更深信不疑,成為這門醫術的忠實信徒。

三哥肯定食療治好了他的腦癌,於是變本加厲,並到處宣揚素食之優越性。殊不知過分偏食也會產生不良後遺,他身體一直消瘦下去,幾乎變成骨瘦如柴,骨質疏鬆症也由此而起。在過去的一年他曾跌倒過,傷及骨盆,必須臥床休息,影響行動的自由。兒子主張他必須利用輪椅及拐杖以防止意外再發生。但他沒有接受兒子的勸說,仍舊一意孤行。幾個月前又再次跌倒,醫護人員開始嚴格限制他的行動,三哥對此極度反感,並產生厭世的行為,實行絕食抗議,兒女屢勸不聽,直到將自己餓死為止。

三哥的幼子在奧克蘭居住了很多年,一向和父親比較親近,也願意由他照顧老人家。澳洲和紐西蘭兩國關係十分密切,國民可以隨便從這方轉到那方就業或定居。他便利用澳洲公民身分移居紐西蘭,但保留原來的國籍,也保留了享受澳洲福利的權利。

三哥比我年長十三歲,生性文靜,嚴肅,好學,但缺乏二哥的開朗,幽默,達觀,也欠缺六哥的溫柔,活躍,圓融。我們四兄弟是同父同母的,手足情深。我排行最低,處處受到他們保護,提攜,寵愛。

父母出身於中國農村,來到越南之後才開始學習做生意,勤儉務實,終於略有所成。三哥勤奮好學,不過高中未畢業便需中途放棄,投身於父親經營的輾米廠,成為他手下一名得力助手,和二哥並肩作戰,加入以父親為首的管理層。他在工作上表現突出,得到父兄的欣賞。雖然如此,卻無法彌補失學的痛苦。我還依稀記得,三哥在晚上不時挑燈夜戰,手不釋卷,繼續進修。如此好學不倦,兄弟中沒有哪個能比得上他的。

在我離開越南移居香港的很多年之後,突然接到三哥前往台灣及日本洽談生意並會路過香港和我相見的消息。久別重逢,當然感到很高興。那時他已離開輾米廠多年,並創下了自己的事業。聞說他做生意很成功,財源滾滾而來。

見面時,我發覺三哥年輕時的那份謙遜不復存在,代之是成功人士的自信,令人產生有點高不可攀的感覺。他很喜歡發言,而且滔滔不絕,把創業的經驗毫不保留地與我分享。當年我仍是個小白領,不懂珍惜他的話,聽了便算,沒有認真思考。如今回憶起來,才後悔將他面授機宜的忠告白白浪費掉。

我發覺三哥在事業上的成就與他果斷,勇敢及堅定的性格有密切關係。他做起事來從不會三心二意,猶豫不決。做出任何一項決定後便會勇往直前,貫徹始終。

越南戰爭製造很多機會給三哥發揮他營商的才幹,但也摧毀了他辛苦建立的基業。當北越軍隊攻破西貢的防線後,南越守軍兵敗如山倒,三哥也趁機攜家帶眷逃離這個將快赤化的國家,成為千萬的越南船民隊伍之一,漂流到馬來西亞的荒島,最終被澳洲政府收留。

這個轉變將三哥往日之豪情壯志徹底粉碎,代之是平淡的生活。他不甘寂寞和好勝耍強的性格在澳洲也無法施展,因此變成英雄無用武之地。

蓋棺論定,三哥勤奮,勇敢,固執的性格是他成功必須具備的條件,但也是注定他晚年受苦的因素。再平心而論,他仍是我家極度傑出的兒子,永遠受我仰慕。

原圖:member.healthyd.com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