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倒退了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3-11

特朗普是通過實施多年的選舉制度中選出來的總統,竟然有群眾走上街頭喊冤,說他不是「我們的總統」,似乎要把他拉下馬才甘心。我從電視熒光幕上看到這種情景,竟看傻了眼,難以相信曾經誇耀自己最懂得尊重民主的美國人,竟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和那些新興民主國家民眾的不理性行為實在不遑多讓。香港人有句十分傳神的流行語「輸打贏要」,表示如果我心儀的總統候選人落敗,我將不會接受任何在選舉中擊敗他或她的人成為總統或「特首」。

特朗普得到個別選民的選票雖然比希拉里少了三百萬張,但他在各州取得的選舉人票却比對手多出七十七票(304對227),因而取得勝利。這個選舉制度或許不算公平,有待商榷。但既然行之有年,在遊戲規則沒有更改之前,還是必須按着它去辦的。無論如何,特朗普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任何人否定,否則對美國民主制度不尊重,對特朗普的合法地位也不尊重。

反對特朗普當選總統的群眾似乎女性居多,因為她們認為他有歧視女性的傾向,不宜擔當這個重要職位。但不可不知,支持特朗普的女性選民竟然佔了投票給他的選民的42%。我才不相信這些選民會站出來反對他,難道她們的立場便不須受到尊重嗎?

過往的總統選舉,失敗的候選人很快便站出來向勝利者道賀,接受選舉的結果。今次却有點反常,選舉結果出現後仍一直不見希拉里的蹤影,她似乎不願接受這個意想不到的「裁決」。希拉里對失敗未能及時適當表態,或多或少觸發了日後她某些支持者的示威行動。

在新興民主國家的總統選舉,對外界干預的事時有所聞。哪想到在民主老大哥的美國也竟然出現受到俄羅斯干預的謠傳,而且言之鑿鑿,要徹底調查,直到水落石出。如果美國選民可以這般容易受到一個敵對國家政府的擺弄,說明他們缺乏政治智慧,不能為自己作出取捨;如果美國的網絡系統是這麼容易受到「黒客」干擾,它的保安能力實在不堪設想。

總統選舉已經塵埃落定,但反對特朗普的聲音仍此起彼落,傳媒更推波助瀾,唯恐天下不亂。特朗普登上總統寶座之後,把很多競選承諾都付諸實施,引起前所未有之反對。這樣似乎對他很不公平,希望美國人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才好。回顧歷史,多少政客說一套,做的是另一套,中外如是,奈何不了他們。特朗普言出必行却引來蜚語,值得商榷。

美國非法移民有一千多萬,造成嚴重社會問題,特朗普決心要解決這個問題。他的主張或許過於急進及草率,未能對症下藥,但已引起逃亡潮。很多非法居留者千方百計穿越加拿大邊境前去躲避,靜觀其變。法令頒佈後,也冷卻了計劃偷渡美國者的意慾。特朗普的主張對國家有利,為什麼不受到支持呢?傳媒針對特朗普的反對聲音蒙蔽了美國人的視聽,使他們失去了判斷力。

特朗普有意與俄羅斯改進關係,這是正確的取向,有助促進世界和平。傳媒和反對派對他却窮追不捨,這又可能是一個為反對而反對的例子,美國人能夠對此作出明智的判斷嗎?

這次選舉暴露出美國人政治之不成熟,可任由傳媒及政客擺佈,喪失了判斷的能力。

原圖:新華網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