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賡哲,你到底為誰說話?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8-07

取笑中國人是「既嗲且騷的民族」只有蘇賡哲才會說得出口,也只有《明報》才會准許這篇文章在它的副刊出現。

要罵中國人不要緊,如果罵得有理。例如罵他們隨地吐痰,罵他們自私自利,只要能夠拿出証據來,並以誠懇的態度去幫助他們除去這些陋習,中國人不但會接受,還會表示感激。要罵中國政府也不要緊,例如罵他們一黨專政,沒有民主,缺乏法治等等,但不能罔顧現實及國情,而只管惡意破壞與搗亂,及以漫罵的方式來發洩情緒,或懷有不可告人的企圖。這種惡毒的言論必須及時制止,避免泛濫成災。記得,鄧小平曾經充滿信心地說過:共產黨是罵不倒的!他所指的或許便是蘇賡哲這類人的肆意漫罵。

「嗲聲嗲氣」一般是指一些女性為討好男人或她們有所求的人時所習慣使用的語態。蘇賡哲不敢直接這樣取笑中國人,卻借助日本人的口做擋箭牌。這樣做法其實很卑鄙!眾所周知,男人最怕被人家說他像個小女人,這種感覺猶如給人強迫「去勢」一般,要知道,對於很多男人來說,「宮刑」比較「死刑」要嚴重百倍。這些惡毒的言語不論是出自蘇賡哲的口或由日本鬼子指使他說出,中國人聽了都會異常憤怒,非反擊不可。

不錯,中國人在文革時期曾經對毛澤東作出過個人崇拜的行為,這是未成熟的表現。文革的錯失一直在檢討,誤判被平反。到了今天蘇賡哲還不惜借用這段歷史及反共份子李劼的批評來諷刺中國人猶如一頭「發情的母牛」一般「騷」去歌頌領導人。這是含有侮辱性極大的形容詞,不但如此,蘇賡哲一邊取笑中國人的「奴性」,一邊抬高日本人的人格,說戰時他們尊崇天皇也聽從東條英機的指令,但「不嗲,不騷!」

蘇賡哲,你到底為誰說話?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