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印第安人的悲慘命運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6-09-27

到美國中西部(Mid-West)旅遊除了欣賞天然環境之外,還聽到很多有關印第安人被屠殺的故事。我對這些發生在美國西域的事蹟知道很少,以聽起來感到特別震撼。

印第安人是最早從亞洲遷徙到北美洲的,他們在這裡建立家園,一代傳一代,理所當然是這個地方的主人翁。野牛(bisons)是他們賴以生存最重要的經濟資源牛肉和牛奶可充饑,牛皮牛毛可禦寒;牛糞可成為養分,滋生植物與草原,提供食糧,循環不息。

野牛繁殖力很強,曾經多達六千多萬頭,在這片廣大草原上馳騁,成為印第安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從美國東部向西拓荒的白種人,曾經遭遇印第安人的阻撓,雙方發生衝突,並以武力解決。印第安人除了使用原始的武器之外,只能赤手空拳迎敵,但在人數上稍佔上風。白種人為解決寡不敵眾之劣勢,使用火力強大的槍炮,並善用戰略,逐漸改變了形勢。白種人並不滿足於此,為斷後患,竟想出了將全部野牛殲滅的詭計野牛被殺盡,印第安人便失去生存的條件。

這個計劃非常奏效,野牛幾乎被殺盡,印第安人苟延殘喘。今天我們在美國中西部的國家公園內所看見的野牛都是它們瀕臨絕種時被挽救過來的殘餘份子。黃石公園內現在只有寥寥的數千隻野牛,比起最高峰期的六千萬頭簡直微不足道。

除了殲滅野牛之外,白種人將病菌在印第安人聚居的地方散播,使他們受害。手段之殘暴,難以置信。

白種人為了向西部擴張,奪取資源,將一切障礙剷除。印第安人首當其衝,成為攻擊的目標。在白種人撰寫的歷史裡,有數不盡的拓荒英雄,其實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兇手。印第安人今天的處境都是由他們一手成的。

為給印第安人的祖先及後代討個公道,他們的首領Lakota Chief Henry Standing Bear在1939年寫信給著名雕塑家Korczak Ziolkowski,要求他在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的黑山區(Black Hills)的山峰上雕塑一個巨型的印第安英雄的半身像,使白種人知道印第安人也有他們崇拜的英雄。這個意義重大而且工程艱巨的Crazy Horse計劃便在1948年開始,雖然進展緩慢,但引起廣泛的注意。Crazy Horse的頭像已大致完成,比Mount Rushmore的總統頭像大幾倍,他怒目而視,表現出至死不屈的態度。

我從遠處舉頭仰望這個英雄人物,默默無言,肅然起敬!

原圖:www.nps.gov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