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風險管理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5-29

當今各行各業所面對的市場風險比以往多了很多,所以略具規模的企業都設有風險管理部門。一些跨國銀行、保險公司、投資代理都非常重視這項職能的效用,可為企業把關,預防風險發生,或在風險發生後有效地善後,使其減少對企業的影響,甚至致命的打擊。

市場風險多不可勝數:產品老化,追不上潮流,喪失了市場佔有率;代替品紛至沓來,競爭對手不斷壯大,擋駕不住;成本增加,形成競爭力下降;資源流失,補充困難;勞資糾紛,曠日持久,解決不了。除此之外,企業還面對不少政治(政策)風險:禁運、環保、關稅、銷售稅、安全管制等等,防不勝防。而最難以預測的風險還有:政治動蕩、戰爭、天災、經濟、金融危機,可使企業倒閉。這些莫測高深的問題,只有專家才能解決,三言兩語是說不出道理來的。

本文要討論的並非一些重大的風險管理問題,而是最近曾發生的一宗無心之失的小事:我們前往美國旅遊卻忘記了攜帶每天必須服用降血壓丸,囑咐女兒利用速遞服務把藥物寄往美國去。殊不知這樣做觸犯了美國醫藥入口管制,包裹因此被海關扣押著。托運時為了方便起見,註明收貨人為我們居住在美國的朋友,並要求把包裹寄到他的居所去。事發後,友人感到憂心忡忡,恐怕被執法者追究,指控他違反法律並依此起訴。

因此,他主張立即通知速遞公司,授權他們將包裹退還,或自動放棄。我對此建議感到猶疑不決,如照著做恐會引起海關的疑心,認為托運人明知故犯,碰了釘子才急於補救,反倒弄巧反拙。朋友卻堅持他的主張,堅認主動解決問題遠勝於被動反應,機不可失,否則後果堪虞。他說那是他從事風險管理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保證萬無一失。既然他這麼堅定,我唯有言聽計從,與女兒聯繫,傳遞這些訊息。

如我所料,女兒接到訊息後並沒有照著做,基於包裹只是小量的降血壓丸,並有醫生發出的配藥單作証,縱使觸犯了藥物入口管制,相信亦不會受到過重的懲罰。我們一直纏繞著這個問題通過電郵和電話討論完一次又一次,幾天便這樣過去了,包裹仍扣押在海關不動。那時,我們預定的行程必須由朋友家轉到紐約曼哈頓區的一家旅館去。為此女兒要求速遞公司將收貨地址轉為酒店,收貨人改為她母親的名字,並獲得對方答應並照辦如儀。地址更改後使原本的收貨人放下了心頭大石,因為從這一刻開始他不再被牽涉到事件之內。

我們再靜心等待了幾天,終於得到速遞公司的通知:海關要求我妻子証明其身分為非美國公民便可將包裹放行,另收手續費21.25美元。這件事到此便圓滿解決。

如今回顧整件事的處理過程,發覺那個經驗豐富的風險管理專家朋友對此事似乎反應過敏,提出解決的方法也略嫌操之過急。他預測的後果雖不曾出現,卻引發出一場不必要的虛驚。

我們一直沒有按照他的建議辦事,曾引起他極度不滿,懷疑我們低估了他處理危機的能力。任憑我們怎樣解釋也沒用,只有默不作聲,等待危機自動化解。

從這樣事我也發覺一般專家只懂處理大事,對於一些微細的小問題還是由我們這等小人物以普通常識去解決為妥。我也領悟到以不變應萬變也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過急採取措施恐怕效果會適得其反,所謂欲速不達。不過專家的職業習慣是領了令人羨慕的大額酬勞,又怎能不無限量地假設問題的存在,鞠躬盡瘁,替人消災呢?我能理解。

原圖:互聯網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