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in,請唔好屈人「政治檢控」

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2017-10-12

特首林鄭月娥今日出席立法會施政報告答問會,就任內首份施政報告內容接受立法會議員質詢。近年,每逢行政長官出席立法會答問會,基本上總有部份時間成為盲反派「表演時間」,相信唔少市民同囍雨一樣已經見怪不怪,因為無嘢搵嘢嚟鬧,先至係盲反派嘅特色嘛!不過,當囍雨又聽到民主黨許智峯同公民黨郭家麒又攞早前唔同示威者被判監嘅案件出嚟講,亂吹政府係「政治檢控」嘅時候,囍雨真係忍唔住要講:Again,唔係政府政治檢控,係你哋班朋友確實違法而被告、被覆核,好嗎?

搞清事實好不好

民主黨許智峯發問嘅時候,劈頭就話「雙學三子」同埋「反新界東北十三犯」因為政治理由被檢控,讚佢哋為公義、守家園同埋民主而犧牲自己,問林鄭月娥有咩感受?而郭家麒就指政府政治檢控,舉嘅例子就係政府提出法律程序DQ幾名議員。佢哋講到政府好似真係「政治檢控」咁,但實情係點先?

雖然已經講到「口都臭」,但囍雨都係要不厭其煩地講句,「雙學三子」違法衝擊政總,「反新界東北十三犯」衝擊立法會仲要衝到連立法會啲玻璃門、石牆都爛埋,明顯已經超出「集會」、「示威」嘅合理、合法界線,如果政府唔依法告、覆核佢哋,唔通要頒個獎畀佢哋咩?至於議員被DQ案,又係同一個道理,選左做議員一樣要守法,自己唔跟法例宣誓先,唔通政府又唔可以執法?咁講法,即係又想講盲反派大晒,就算違法都唔可以告佢哋啫?!

林鄭KO兩議員

面對兩個盲反派議員嘅無理攻訐,囍雨想喺度讚下林鄭月娥真係答得幾好。對於許智峯所講嘅兩案共十六名犯人,林鄭月娥講到明要捍衛法治,話「the end does not justify the means」,唔可以為追求理想而違反法律;至於郭家麒嘅指控,林鄭月娥亦講到明無政治檢控,案件係由法庭審理,司法係獨立嘅。其實許智峯以至郭家麒嘅套路,又係盲反派一向嘅絕招,明知唔係政治檢控,都要屈政府政治檢控,大話講夠一、兩百次,市民咪以為係真話囉!

囍雨喺度諗,如果許智峯班人認為一眾被告無錯,甚至係為公義、守家園同為民主,唔知佢哋教導子女嘅時候,又會唔會叫啲子女挺身而出,行出嚟「為下公義」呢?囍雨諗佢哋未必會喇,啲危險嘢,都係推人哋子女做比較好嘛!

原圖:星島日報、大公報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