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行無常】彭定康意欲何為?

前報章編輯,天生好事八卦被譏為「八賢王」,曾於帝都遊學數載,已過而立之年仍一事無成,每日為口奔馳但仍渴望能走到天涯海角。
 
2017-09-20

校園「港獨」風波持續,多間大專院校相繼出現「港獨」有關的橫額及宣傳海報,當盲反派急忙以「言論自由」為擋箭牌為學生開脫時,連殖民時代身為港督的彭定康,竟然也為「宣獨」發聲,聲稱很難阻學生討論他們想討論的問題,又再次批評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覆核「雙學三人」的刑期是政治決定。明明已是遠離香江的英國政客,彭定康近年執意對本港事務指指點點,是他真心「關心」香港?還是想在港延續其政治勢力,以為自己是香港的「太上皇」?

歪理連篇 枉為前港督

在「雙學三人」以及「港獨」兩個議題,筆者認為彭定康的說法也站不住陣腳,作為一個前港督、英國資深政客,竟然把巴結、討好違法抗爭者及「港獨」人士,到底有何意圖?有關律政司決定就「雙學三人」案提出刑期覆核,無論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Grenville Cross),還是前香港廉政專員施百偉(Bertrand de Speville),兩人都已先後批評過彭定康的說法,前者指現時司法體系與彭定康任港督時一樣獨立,後者則指出彭定康的指控損害香港的法治基礎,二人以法論法,反而彭定康呢?批評香港律政司司長,卻提不出半點證據。

筆者認為,彭定康作為曾管治香港的前港督,理應非常清楚明白,律政司今次檢控以至刑期覆核「雙學三人」,套用的完全是港英時代沿襲下來的法制,與其管治時代完全沒有不同,為何彭定康要執意指袁國強作出的是政治決定?掉轉過來,原訟庭判刑明顯過輕、判處「雙學三人」其中兩人履行社會服務令是不合適,如果律政司不作出刑期覆核,才是真真正正的政治決定嗎?彭定康是以法論法,還是把政治考量投射到案件,事實清楚不過。

為港獨討論護航

更令筆者痛恨的,除彭定康作出有損本港法治聲譽的事情之外,還要為「港獨」討論「開路」,明明早前講過追求「港獨」是錯誤,市民應停止該方面的討論,但在本港十間大學校長發表聯署聲明表明不支持「港獨」後,彭定康卻指校長無必要在校園內禁「獨」,又指很難阻止學生討論有關問題。筆者並非不知道為甚麼彭定康會改變立場,但觀乎他先後為「雙學三人」、宣「獨」者發聲,筆者基於彭定康精於政治計算的個性,相信他上述種種言行一定另有所圖。

不斷討好本港盲反派,會否是想延續英國在本港的政治影響力,甚或借「出口術」破壞香港法治,為國家撈取政治利益?不管如何,香港人只需要明白,彭定康所謂的言論,頂多是為其祖國英國、甚至是其個人政治利益發聲,真心為香港人?算了吧!

英國政府早前向國會提交報告,重申「一國兩制」在香港整體運作良好,彭定康作為前港督、保守黨前主席,即使已經沒有實權,但其言論在英國政壇相信仍有一定份量,可能會影響外國政府對香港的觀感。老老實實,倘彭定康言論與英國政府或保守黨立場不符,英政府代表理應公開反駁、澄清彭定康言論,到底是彭定康「指點香港」的「癮」作祟,還是他代表英國「亂港」,都理應交代清楚,以免予人英國干預中國、香港內部事務的觀感。

原圖:Takungpao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