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含笑半步釘

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2017-08-13

昨天碰到李力持導演,忽然想起他的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周星馳最愛下的毒:「含笑半步釘」。

那民主黨黨員肥腿上的二十一口釘,不單讓香港人含笑,還大笑、狂笑。釘,全部都係釘,這幾天,大家聽到「釘」字都會忍俊不禁。釘書機,更可能成為十大武器之首,與《國產凌凌漆》裡羅家英的「攞你命三千」匹敵。

剛發生的民主黨茄喱啡被擄禁錮釘大髀事件, 愈來愈多人找出疑點,有人甚至認為這是反對派為反高鐵一地兩檢搞出來的大龍鳳苦肉計,我沒證據,不敢武斷說真假,但作為一個有血有肉有腦香港人,我倒想表達一點個人感受。

滿腿釘睡覺感覺如何?

兩條大腿被釘上釘書釘洗澡和睡覺到底是什麼感覺?我真的好想知道,舒服嗎?窩心嗎?英雄嗎?……總之,一定不會痛,否則,何以林茄喱啡被人在大腿釘上二十一口釘書釘後,不但行動自如、不流血、不喊痛,還能安然坐車回家洗個澡、換件衫、再睡三小時覺,不怕發炎、含膿、破傷風,更不怕洗去擄劫者指紋、纖維、DNA,二十一口釘像紋身一樣,當事人一直捨不得拔掉,堅持留到翌日用來向記者展示「威武」。

大概因為人生第一次做主角,得意忘形下,竟在記者會不自覺地翹了腳,如果不是黨友林卓廷提醒他把二郎腿放下來,林茄喱啡大髀上的釘書釘該已插進骨頭去了。

於是我又想起周星馳《喜劇之王》裡的經典對白:「臨時演員都係演員。」看林茄喱啡的不專業表現,終於明白,這個曾患過抑鬱症的神學博士、民主黨最年輕創黨黨員,為什麼在政圈撈了幾十年,連一個小小區議員都當不上。

黃媒HK01洞識先機?

午夜驚魂後,林茄喱啡沒上醫院也不去報警,卻找來民主黨大佬求援。幾十年戰友,這班大哥第一時間想到的竟不是林茄喱啡受傷的大腿,反而高調召集傳媒開記招,大家齊齊借釘書釘大髀上鏡出位。遇事見人心,林茄喱啡,這就是你追隨多年的大佬。

至於傳媒,你們也別以為大家同一陣線同仇敵愾,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公正,黃媒一樣有親疏。昨天我看了不同媒體的報道,最詳盡要算是深黃網媒HK01,它的釘大髀新聞,是在早上10:38上載的,民主黨記者會是在11:15進行,即是說,記者會之前,HK01已得悉一切。所以,黃媒應該妒忌,警隊一哥更應該譴責:一宗嚴重罪案,警方竟是全香港最後知道的一個,既然如此,何必報警?以後大家遇事,不用打999,打報館電話得啦!

林茄喱啡說過,他一口咬定這次是內地國安所為,皆因之前曾有認識的國安局朋友打過電話給他。一個民主黨成員,竟長年跟內地國安有緊密接觸,反對派,你們也是時候要清黨了。

原文轉載自《HKG報》2017年8月12日

原圖:無線新聞截圖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