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筆錚錚】「一地兩檢」照出丟架的資深大律師

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2017-08-11

關於「一地兩檢」,社會近日已有不少討論,即使已有多位權威法律界人士充分解釋方案,惟反對派的謬誤攻勢卻未見收斂,不單未有放棄「盲反」,甚至繼續派出元老級政客以歪理抹黑「一地兩檢」,實在令人憤慨。最新鮮熱辣的是公民黨主席梁家傑,這名擁資深大律師資格的老牌政客,日前在電台節目繼續以謊言恐嚇港人,種種偏離事實的論述,再次凸顯反對派「盲反」的本質。

滿口歪理抹黑「一地兩檢」

梁家傑的歪理,說來說去都是指,現時的「一地兩檢」方案打破了《基本法》的規定,中央政府不再約束自己的權力,令到香港地域之內免於恐懼的空間愈來愈小云云。他又反覆多次稱「一地兩檢」是「割地兩檢」,將原本單純用作便利乘客通關的措施,歪曲成「割地」。

當反對派不斷妖魔化「一地兩檢」之時,亦把「擴展權力」之帽子扣在內地政府頭上,但這真是內地政府所想嗎?筆者試從另一個觀點出發,或許可說明,反對派之說只是一廂情願!香港市民或許不知道,現時連接珠海和澳門的其中一個口岸「拱北口岸」,當年興建時已花去人民幣近五億元;這個有「天下第一關」之稱的口岸,每年有過億人次、每日平均廿六萬人次經過,對澳門和珠海兩地都構成了人力和資金上的壓力。

「一地兩檢」並非對內地有利

為維持關口運作,廣東省和珠海市政府每年都要投入不菲的資金,加上調配不少人手,對省和市政府而言都相當吃力。對內地而言,參與各口岸「一地兩檢」事宜,或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地兩檢」這個便利的通關措施,得到好處的並非內地省市,反過來最大受益者是特區的居民;套用在西九高鐵站事件上,正正是香港十分需要「一地兩檢」,內地是為了香港市民的方便,而配合實行「一地兩檢」,事實十分清楚明白。

特區政府官員亦曾多次指出,「一地兩檢」是港府提出,反對派應該認清事實,停止對內地的政治攻訐。只要稍有理智和務實的人都會明白,只有「一地兩檢」才可以發揮高鐵最大的經濟效益,亦只有如此,香港才可以直接接通中國內地這個仍然是世界最大發展潛力的經濟體。

香港獲授權才可設「內地口岸區」

為讓香港經濟持續發展,甚至找到其他新的經濟增長點,以高鐵香港段去接通內地超過二萬公里的高鐵運輸網絡,絕對是必要之舉。為做到「一地兩檢」,特區政府就必須在西九高鐵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這個口岸區,香港自身並沒權力去設立,必須獲國家授權方可。這就是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授權的始末。

至於說「一地兩檢」令到香港地域之內「免於恐懼」的空間愈來愈小,這說法就更荒謬。除心中有鬼的人外,到底有幾多計劃、準備、曾經回內地的人,會無故心存「恐懼」?所有會進入西九高鐵總站「內地口岸區」的人,一定都已準備回內地,對這班人而言,真的會如梁家傑所言的「恐懼」?

譚文豪親證不必「心中有鬼」

更諷刺的是,梁家傑的接班人、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早前才隻身走入內地乘搭高鐵,而且「邊搭邊拍片」,內容極盡「唱衰」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譚文豪有因此被捕嗎?有感到恐懼嗎?說穿了,所謂的「恐懼」只是梁家傑等政客所刻意營造,現實上反而並無其事。

「一地兩檢」由始至終都是便民利民的通關措施,只有乘搭過高鐵的人,才可以領略箇中的好處。硬要將「一地兩檢」演繹成收窄香港人的自由,甚至扭盡六壬要拉倒這項便民措施,最終受害的只會是真正用家,也會拖延香港經濟發展。是誰令香港裹足不前,難道還不清楚嗎?

圖片來源:Stheadline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