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郊園建公營房屋 抹黑計劃與民為敵

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2017-05-19

任何評論如果並非建基於事實,得出的結論肯定偏頗。尤其是傳媒,其社論如果建基於事實,固然可針砭時弊;相反,若內容無的放矢,那麼既無助讀者了解事實,所謂的「社論」亦只是傳媒用作政治攻訐的工具罷了。《生果報》今日在社論中,刻意誣衊特首梁振英,指他卸任前開始研究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區,目的是在卸任後仍然可以為紅色資本侵吞香港創造機會;這種結論,明顯無視政府「覓地為基層」的事實,除了「抹黑」,實在想不到其他形容。

房協負責研究 恰如其分

梁振英在卸任前,委託香港房屋協會開展開發郊野公園邊陲低生態價值地帶的可行性研究。房協過去數十年,為香港市民興建和提供公營房屋,貢獻和成績有目共睹;委託房協進行研究,正正是要避開「用郊野公園建私樓」的質疑,絕對是用心良苦,而且恰如其分。

有關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點的建議,早於2013年已經提出,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中提到,社會可以考慮在佔香港土地面積40%的郊野公園建屋;及後在2015年,梁振英回應智庫組織團結香港基金會的建議時表示,土地發展資源和郊野公園用地兩者存在矛盾,兩者「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鼓勵社會討論將部分郊野公園用地建屋,免補地價售予年輕人作首次置業。

想法早於2013年已公布

有關開發郊野公園的建議,早於2013年已經提出,敢問一句,這和「為紅色資本侵吞香港創造機會」有甚麼關係?《生果報》的立論是從何而來?再者,請《生果報》不要忽略基本事實,由始至終,梁振英談及開發郊野公園邊陲時,都會強調即使計劃落實,所得土地都會作公共服務,由最初的建屋予香港年輕人,到今年施政報告所述,「用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一直以來的說法,都是由政府出資興建「非地產用途」項目,《生果報》無視白紙黑字的承諾,提出的說法又沒有實證支持,這種所謂「社論」,試問還有公信力嗎?

郊野公園用地作公共用途

事實上早有專家學者指出,開發郊野公園邊陲低生態價值地段的好處,在於所得的土地,全部都屬政府擁有,政府可以靈活使用,完全不受「收地」、「賠償」、「遷拆」等問題困擾和限制,興建公營房屋或非牟利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建築物,速度肯定更快,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優勢,就算是反對開發郊野公園的保育團體都不能否定,這亦是政府一直重申,不能排除開發郊野公園此選項的理由。

說穿了,近年靠「炒作兩地矛盾」吸納一大批激進支持者的媒體和政客,今次無故將郊野公園可行性研究,跟「紅色資本」拉上關係,其實只是食髓知味,希望再一次靠挑動兩地人民仇怨「谷銷量」,以及達到政治攻訐政敵梁振英的目的!香港市民,郊野公園是屬於大家的,是否利用其邊陲低生態價值地帶作非地產公共用途,人人都有權發聲;然而,即使不同意有關建議,亦請秉持「擺事實,講道理」的精神,把道理說清,讓公眾評價,而不是「生安白造」和胡亂指控。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