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智庫 組成決策力量

區議員、城市智庫召集人、觀塘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民建聯中常委∕家庭事務委員會主席∕觀塘支部副主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常務會董、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
 
2017-05-19

01年筆者成立「城市智庫」,戮力推動香港智庫發展,十六年來樂見香港不少智庫組織成立,社會賢達明白到智庫在政府政策制定和決策、在經濟發展,為社會繁榮穩定,都應扮演愈關鍵角色。智庫重要作用之一正是,成為特區政府和部門智囊,為政府和部門科學決策建言獻策。

智庫主要透過以下路徑向政府或部門呈交意見。一,承接政府委託研究課題或協助制定政策報告,將其倡議政策或研究成果呈交給政府及部門,並爭取被政府採納。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更何況政府要應對瞬息萬變時局。特區政府和部門每年花多少經費?時間?精力?主動對各種政策或時局作長期研究和跟進?以筆者所知實在太少了,即使有也只是應對性的;而非前瞻性的。中央政策組有委託研究項目給民間智庫或研究機構,但局限在中央政策組所需,與政府部門關連性低,部門也未必都重視上述研究成果。

二,直接參與政府或部門政策諮詢、起草和修訂過程,在政策出台前,與官員或政策制定者共商,令決策更合民意和科學化。

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官員或獲政府委託制定政策的顧問公司難免有其盲點,或理想而不接地氣之時,若政府正式推出政策前,能邀請本港智庫或研究機構參與其中,政策會更貼近民意,也會提高政策可行性。重視,才會帶來改變!智庫有夢,也要政府有心,並以行動帶來改變。

三,召開研究成果發布會,或邀請官員出席研討會等。

智庫就像壓力團體,在政府政策制定機制,沒有其角色和位置;政府高官缺乏旋轉門,很少來自智庫治港人才;立法會和區議會也缺乏智庫成員。就算智庫把研究成果呈給政府部門,大多數石沉大海,辛苦研究成果付諸東流。香港智庫最多是召開記者會,透過媒體壓力,推動政府採納其建議。

最近多個智庫,如香港團結基金、智經研究中心、香港政策研究所的香港願景計劃就趁新特首未上任,召開多次記者會,發布多項研究成果。城市智庫在選舉期間收集了六十多名、來自各界別各階層青年、提出了一百多項建議,編匯成「香港青年百項政綱建議」,遞交給特首候選人,希望特首重視青年人獻策。

形成集體研習機制

四,政府官員或部門主動邀請智庫專家分享觀點和思想。

國家最高領導人在繁忙國務中堅持集體學習,並形成機制,各級省市區政府也會集體學習,如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專題講解。香港高官和各級政府官員可有定期學習機制?官員難道甚麼都懂?但可透過學習獲得知識和提高思維能力,讓整個團隊增強內聚,適應社會環境變化。

善用智庫成為政府決策力量重要組成部分,使施政更暢順接地氣,將是香港政府善治的出路。

原文轉載自《都市日報》 20170516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