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青年朋友的信(一)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4-05-15

親愛的朋友,

首先讓我介紹自己:我是來自一個華僑家庭,父母從廣東的農村來到越南定居,在遠離西貢的一個小鎮落戶。我便在那裡出生,直至六歲的那一年才離開。

我在華人聚居的堤岸上小學和初中,讀的是中文,接觸的都是華僑的子弟,自成一角,與主流社會幾乎完全分開。中國人的傳統觀念是:血緣決定身分,父母是中國人你便是中國人。對此我從未質疑過,縱使拿了加(拿大)籍,骨子裡永遠是個炎黃子孫,並以此為榮。

1954年越南脫離法國成為獨立國,一分為二,北方由共產黨統治,南方由美國支持的西貢政權管轄。從國家分裂的第一天開始,北越便想把她認為是美國傀儡的南越政權推倒,統一全國。當時越南的局勢非常動蕩,南北矛盾激化,烽煙四起。南越政權為增加兵源,積極徵兵;華僑子弟為了躲避入伍,紛紛設法離開,我便是在1958年到達香港的。

初到香港,人地生疏,對她沒有什麼好感,但既然走頭無路,唯有勉強留下。由於學業根底差及超齡,我只能進入一家牟利的學店讀英文,有點基礎後才轉去一家私立英文中學繼續學業,讀到Form 5那年無意觸犯校規,被迫令停學。我恐怕從此斷送了大好前途,感到十分彷徨。

我一面做工一面讀夜校,專修英文及實用商科,努力充實自己。當年就業機會很多,我每隔幾年便換一次工,直到當上了一家跨國公司遠東分行的主管才定下來;年薪跳升幾倍,我幹了十八年才宣告退休。人說香港是冒險家的樂園,我說她是自強不息者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

香港不僅是我逃離越南戰火的避難所,她更是我安身立命所賴的支柱。我對她有極其深厚的感情,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取代。

現在香港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歷史時刻,有賴港人作出明智的抉擇去克服因「普選」爭議帶來的困擾。選擇對了,香港前途將會一片光明,否則東方之珠將會失去昔日之光輝。身為香港人的一份子,我對她的前途異常關切,按不住內心的催促要寫這封信給你們。

眾所周知,香港目前最令人關注的話題是「普選」,意見分歧,爭吵得沒完沒了;有些人為此上訪美國華盛頓為自己打氣,殊不知這樣做是直接提供機會讓外圍勢力插手於香港的內政;有些人以「佔領中環」為手段向政府施壓,務求達到他們所要求的政改目的。對於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不能袖手旁觀。是支持還是反對都要冷靜分析,不可任人擺佈,牽著鼻子走。

「佔中」的倡導者所憑的理據是香港是法治之邦,法律賦予人民言論自由,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的政策是法律所容許的行動。他們似乎言之成理,不過當你們更深一層去想時,你們會質疑他們為何要選擇香港金融中心所在地的中環,難道維園不更適合他們的要求嗎?中環是香港的商業中心,代表香港的國際形象。任何破壞這個形象的行動都不應受到鼓勵,你們對此不可掉以輕心。曾經有個青年朋友對我說,「佔中」行動的群眾會很自律、冷靜、抑制、不使用暴力,政府不應指責他們搗亂香港而加以制止;這些行動只會進行一天,當目的達到了他們便會鳴金收兵。我覺得這個想法太樂觀了,只要看看最近台灣學生佔據立法院和行政院失控的情況便可知道。群眾鬧事從來都是易放難收的下場。

現下香港的年輕人很熱衷於政治,尤其積極爭取民主,這是值得鼓勵的。邱吉爾的名言:民主政治並非十全十美,但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政治制度出現之前還是可取的。他說這話時很符合當時的國際形勢,但民主政治發展到今天卻出現了不少弊端,從我在加拿大的親身體驗便可看出來。

安大略省十一年來一向由「自由黨」執政,但民望在幾年前開始下滑,使它由多數政府下降為少數政府。前黨魁為扭轉頹勢,把兩個正在興建的發電廠計劃半途腰斬,以迎合選民的意向,爭取他們的支持。這個決定是一項超過11億元的龐大財政負擔,當中可能還包括了利益輸送,自由黨卻一直隱瞞,結果真相大白,黨魁引咎辭職。政黨為爭取政權不擇手段的例子多得不可勝數,最常見的是沒有節制地增加福利,濫用納稅人的錢去收買人心,開出的支票要兌現,結果入不敷出,令到安省財政預算赤字連年,債台高築。縱觀西方施行民主政治的國家,有哪一個不是負債纍纍,喘不過氣的呢?

民主政治除了被政客為謀私利而濫用,也被選民趁虛而入去滿足個人的慾望,索取福利、醫療、教育、單親津貼……政客為了選票和短期利益而犧牲了國家的長遠計劃和長期利益。選民處處有政府擔當,再也不思進取。西方國家的沒落,為期不遠矣!

來加之前,我從未思考過民主政治的弊端,深信它是人類的救星。殊不知民主制度只可以遠望而不可以近觀,因為距離近了是會看出很多毛病來的。

一個非常關心香港經濟政策的年輕朋友最近對我抱怨說:香港素來奉行對工商界各行各業採取積極不干預的政策,使香港經濟在自由和公平競爭之環境下發展得非常蓬勃。今天政府為什麼一改常態,對哪一門生意都管,包括電視發牌的申請也被無理否決,使原來的遊戲規則完全變了質,令人無所適從。我的意見是這個不干預政策對香港早期的經濟環境十分適用,但當市場達到飽和時,適度的調節是有所必要的。假設我們仍不忘記2008年經濟蕭條時美國金融界內的大型銀行和三個汽車生產商同時向美國政府求援的事,便可了解任何企業都不可讓它們無節制地去擴張,它們一旦營運出現困難時,對社會國家甚至環球帶來的負面影響是難以估計的。大型銀行倒閉可癱瘓整個金融系統,人工密集的汽車工業停產也可引發千千萬萬工人失業,導致社會不安。美國政府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的出現,忍氣吞聲,也得讓國庫花掉一大筆去救濟這些經營不善的企業,使它們能夠生存下去。

香港推行的不干預的政策使幾個大財團無止境地擴張,他們的財力早已不受到控制,在各行各業出現了壟斷的局面。房價、普通物價、電費、食糧、交通運輸,無一不在他們掌握之下,使市場失控,市民叫苦連天。

由此觀之,任何政策都有保鮮期,日子長了便可能無效甚至有害,對此能不細心分析嗎?

我還想提醒大家一下的是,香港早已失去製造業的優勢,工廠北移,剩下來的只有金融、旅遊、物流、運輸、零售和其他服務行業,而且與周邊各國的競爭愈來愈激烈。稍微的怠慢,便會被競爭者迎頭趕上。

請恕我直言,你們也時刻要面對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同輩和中國留學生在國際職場上的競爭。他們的英語和普通話能力都受到不少僱主的認可,你們必須急起直追才可保持優勢。

我今天要說的便到此為止,以後還有很多事情和你們探討,互勵互勉,共同進步!

相關文章
  -   政治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