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一條街

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2017-05-05

2014年12月,79日的佔中正式落幕,大 家高呼「安樂晒了」、「有番條路行了」,好多人以為一切回歸正常,卻不知道,更不能想像,佔中衍生出來的好多垃圾,其實一直未除,嚴格來說,是沒人敢碰,延至今日。

其中之一,叫「鳩嗚團」。

「吓?唔係嘛?仲有架咩?」每次我告訴朋友它的存在,人人都是如此反應。

對,百份百肯定,不信的話,找個晚上,平日七時左右,假日就下午四點,來到旺角西洋菜南街,總會碰見他們。

這幫「鳩嗚團」在行人專用區插起十多條黃幡,擺個LED燈箱,黃燈光紀錄著日子,昨天已是鳩嗚第889日。

雖說是「鳩嗚團」,人丁卻單薄,只得小貓三、二隻。我去那天適逢週日,有「名人」坐鎮,就是那個常常赤裸上身、孭過幾條非禮罪的「佔旺畫家」。他們百無聊賴在吹水,偶然叫叫口號,什麼「梁振英坐監」之類的。

擺檔至晚上十點十五分,「祭典」開始,這時人會來多一點,男男女女,十個八個,舉著「旺角鳩嗚團、我要真普選」的黃幡開始行圈,由旺角西洋菜南街步入亞皆老街,再轉入彌敦道,然後由豉油街再回到西洋菜南街,行個大運走一圈,大約需時半個鐘,行完再回來執拾細軟,十一點十五分前基本上全部收工離去,日日如是,這天已是第889日了。

好端端一條行人專用區,卻成了青山分社,每日匯聚院友,上演一幕幕飛越瘋人院。

由街頭走到街尾,除了鳩嗚,還有法輪功。旺角是重點旅遊區,西洋菜南是最多遊客的街道,但我們給外來人展示的,卻是一幕幕社會病態、醜態。所以,當看到內地遊客在駐足、外國遊客在拍照,作為香港人,我無地自容。

未除的佔中垃圾,還有金鐘夏愨道添美道交界的帳蓬、黃傘、日用品等佔中遺物,因為每日24小時都有人形垃圾留守,還用粉筆在政總門前地寫字,警方不敢妄動,只能多派警員巡邏,以不干擾他們的方式向上層匯報。

垃圾放了幾年不丟,不單會發臭,還會養出蛆蟲,影響市容事小,蠶食人心事大。我不明白到底大家怕什麼,斬草不除根,是兵家大忌,為什麼還要在西洋菜南和夏慤道留著死灰讓它復燃?況且,為了服侍它、維護它,我們已在這堆垃圾身上浪費了兩年半警力,納稅人的錢還要這樣花下去嗎?

是時候,為金鐘、旺角這些瘟疫發病區好好洗一次太平地了。

原文轉載自《幫港出聲》 2017年5月4日

原圖:大公報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