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不值得香港人感恩戴德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4-04-30

翻一翻中國的近代史,尤其關於香港如何成為英國殖民地,緊接而來的轉變,直至一九九七年主權回歸中國為止,在那長達一百五十多年的時間裏,英國人一點也不值得港人感恩戴德。

享有特權 地位懸殊

中國和英國為了解決鴉片貿易的糾紛,打起仗來。中國戰敗,要作出巨額金錢賠償,還割讓香港給予英國人作為殖民地。港人的祖先在毫無選擇之下,一夜之間便成為了外族人的順民,在他們鐵掌之下忍辱偷生。為了適應華夏文化和外來文化的差異,港民遭遇到重重困難;也由於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地位的懸殊,他們受盡一切不公平的待遇,還要逆來順受。

香港能夠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城市,原因有很多:清末以來,中國內憂外患,民不聊生;相對來說香港比較穩定,成為了內地人才和資本的安全避難所。英國人擅於利用時機,把香港建設成一個與中國貿易必經之地,從此財源滾滾而來。

英國向來都是把統治香港得來的利益放在首位的,港人只能被動地從他們的邊際利潤中獲得一些好處。英國人懂得如何厚待自己,享有的特權遍及政壇、市場、教育及醫療系統,並一直保持到撤離香港的那一天。從生活上看,英國人的優越更加明顯:他們居住在山頂上的豪宅,出入以車代步,閒時聚首於只招待英國人的私家會所……香港雖然不像南非推行種族隔離政策,但華人的地位一直受到壓抑。一個居港多年的美籍華人朋友曾對香港人口組成作出分析,他列出來的排行榜是:英國人排第一,其他白人次之,非華裔屬於第三等,持外國護照的華僑歸納為第四等,其餘的港人排行末座。我聽了只能作會心微笑。

戰爭時守土失責

香港成為殖民地之後,英國的管治權從未受到挑戰,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揮軍攻打香港,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便把英國守軍擊敗,香港失守,由日本皇軍統治。

大量港人為了逃避戰火,越過深圳河前往中國內地比較安全的地方。走避不及的中國人便在香港度過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悲慘日子,直到日本人戰敗投降為止。

英國人守土失責,理應引咎把香港歸還給中國,或扶助香港獨立。英國人不僅沒有這樣做,還厚顏地重回香港,繼續執政。對此有人或許會說,戰後的中國由於自顧不暇,哪有餘力去解決香港的問題?英國人便理所當然地重拾政權。

無照顧港人前途

戰後百廢待興,香港憑它的特殊地位、港人的毅力、英國人的有效管治,經濟一片繁榮。中國仍未喘定,內地政權便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國府失守,中共取而代之。不願意接受共產黨統治的人紛紛逃向台灣和香港,香港人口倍增,人力資源充沛,經濟持續欣欣向榮。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香港經濟發展的高峰期,由於九龍及新界租約期限逼近,主權問題開始浮現,中國從不同渠道表示滿約後收回國土,並包括香港在內一起計算。

大部分香港人都不願意接受這個轉變,紛紛作出未雨綢繆的打算。缺乏這種條件的人便把希望投向英國人,希望他們與中國談判時,能夠取得較符合他們理想的安排。

殊不知香港不是福克蘭群島,中國不是阿根廷,英國人限於國力和形勢,對解決香港問題完全失去主動權,使到港人的心願一次又一次落空。

英國怎會讀不懂這些對己不利的形勢,早早便把英國國門關上,恐怕港人一九九七年後蜂擁而至。他們發出的BNO英籍海外公民護照,和五萬個限額的居英權護照,無非是用來安撫人心,實際用途甚少。比起葡萄牙政府對待澳門居民前途的關切,英國人實在對不起港人。他們以為和中國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便算盡了一個宗主國對其殖民地子民的責任。

說到這裏,我試問那些曾高舉象徵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彩旗,在香港鬧市遊行高聲怒吼反對特區政府的憤青,在看完這篇文章之後,還會再來一次嗎?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2014年4月26日

相關文章
  -   政治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