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鬥士的盲點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4-04-18

家住洛杉磯的朋友通知我,說李柱銘和陳安方生遠訪美國後會順道前來多倫多,應邀出席一個由「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多倫多支援會」安排的「香港民主發展」公開論壇。朋友離港多年仍然非常關心香港發生的事,尤其是對港人爭取民主的進程憂心忡忡。他說如我對香港前途感興趣,不妨一聽。

說實話,移民加拿大接近二十年,隨時間的過去,我對香港的情況了解得愈來愈少,尤其是那些複雜的政治角逐。雖然這樣,我還是參加這個座談會。

我大約遲到五分鐘,希爾頓酒店的一個小型會議廳已坐滿人,走廊還站一些等待進場的人;什麼年齡的人都有,都說廣東話,相信都是從香港來的移民。聽眾之中,很多手持錄像機,忙於拍攝,大概是值勤的記者。

當二百多人擠滿一室之後,主持人開始她簡單的開場白,聽眾熱烈鼓掌歡迎兩位主講嘉賓。

李、陳這次去美國,據他們說曾得到高規格的接待,曾經會面的人包括副總統拜登和一些資深國會議員。

訪美目的與過往一樣,是把香港人爭取民主所遭遇的困難向美國政府陳述,爭取同情和支持。

李柱銘一直認為中國和英國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具有約束力的國際協議,保障香港於1997年主權回歸中國後可享有高度自治,中英兩國必須履行貫徹這份聲明的責任;可是十七年過去了,中國基於政治考量一直干預香港的內政,英國為了經濟利益一直沒有挺身而出指摘中國的行為。基於這個形勢,李惟有向美國政府求助,希望美國人仗義執言,為港人出頭打不平。

李柱銘是個律師,過分側重法律觀點而忽略中國人「解決家事不作外求」的思維。中國政府對「港人治港」的確許下承諾,並立約為憑,但對於如何付諸實行的問題,中國認為那是一項內政問題,不容外國干預。李不管形勢,一直憑據法律條文對幹,成效不問可知。

李看來也是個十分頑固的人,其勇可嘉,其愚可嘆;其他民主鬥士或多或少也犯下這個錯誤,執迷不悟。

在座談會進行整整的兩個小時內,李柱銘一直把中國中央政府稱作共產黨,表示與她劃清界線,互不信任。試問持有這種立場的人,又如何可以跟中央政府溝通說理呢?

李柱銘不斷發言,群眾情緒高漲,場內氣氛十分火爆,他們容不下絲毫反對他的聲音。這樣看來,言論自由在此是難以發揮的。相反來說,陳安方生表現得較為理性溫和。她一直尊稱中國政府為中央,不要小看這點細節,至少可以保證中央領導人聽得舒服;由她出面與中央談判,相信會取得較好的成績。

我在場內看見一幅「一國兩制搖搖欲墜繁榮安定岌岌可危」的橫幅,感覺部分港人對前途過分悲觀。十七年來,香港保持她的國際地位,樓市、股市、旅遊業,欣欣向榮;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廣東話照講、麻將照打、廣東點心照吃,一切生活方式依舊不變;可以罵特首,可以佔領中環,可以維園集會,無後顧之憂。我估計再過十七年甚至更多年也會如此,何必杞人憂天!

香港人對未來的特首選舉方法最重視,直至目前為止仍未得出一個中央和港人都能接受的方案,因此憂心忡忡。我對此拿不出什麼建議,但如果不幸選出一個無能的特首,用龐大的民意力量也可把他拉下馬,董某何嘗不是這樣提前榮休的?

說「港人治港」未能落實,對於這一點我也表示質疑。眾所周知的第23條法案,港人為反對此「惡法」而走上街頭抗議,超過七十多萬人的發聲怒吼,結果令法案無疾而終。

從以上各種事實觀之,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承諾、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法治和自由市場的核心價值,在香港仍然受到尊重。明天會更好,在港人堅持下,是可以不斷完善的。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 2014年4月17日

原圖:中央社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